久久呀 - 第170页 醋精总裁她对我真香了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我先走了,刚才的提议,安安不妨认真考虑,当然,如果你非要固执己见,坚持去做那件事,我也不阻拦,毕竟,到时便有人陪着我一起痛苦了。”

    顾璃鸢起身,将板凳推回原位,正要转身之际,又幸灾乐祸补充了一句,“哦,对了,我认为安安可能会比我更痛苦,毕竟我是从未得到过林歌的爱,而安安,是亲手把自己的爱人推给别人。”

    舒亦安凝望着她的背影,由近至远,带着午后的浅浅光晕,逐渐消失在视线里。

    她忽然觉得有些好笑。

    分明好不容易找到了真相,可到最后,她竟然发现顾璃鸢的想法正确无比。

    是啊,在这条世界线里,没有任何人受伤。

    她有亲友,有爱人,周雨也还活着,只要舍弃林歌的自由,她们便可以都各自过上理想的生活。

    凡事不都是以最小的代价,去获得最大的利益么?

    一切的幸福生活,只需要林歌不露面,做一只被囚禁的金丝雀便好了。

    可她真的能心安理得地去享受这一切么?

    她不能!

    但她也不能接受顾璃鸢所说的结局,她不想把苏吻推到真正的林歌身边。

    她不知道,到底应该怎样做。

    暮色渐沉,舒亦安独自愣神了许久,一直到苏吻回来也没发现。

    “听阿姨说你下午一直在,于是回来的路上,顺路买了你爱吃的桂花糕。”苏吻将一盒精致的糕点推在她面前,与她并肩而坐。

    舒亦安回过神,抬眸看了眼糕点上的字迹,上面刻着店铺的名字。

    她并没吃过这家糕点,但是曾听周雨说过,这家店十分出名,且处于郊区,也不知道苏吻是做了什么才顺路。

    真是的,本来都以为这人现在撒娇成自然了,可有关于对她的那些好意,却仍旧没法直接表明。

    舒亦安也不拆穿她,十分给面子地拆开包装,先递了块糕点给苏吻。

    苏吻摇头道:“我不爱吃。”

    舒亦安又径直放进自己嘴里,咬上一小口,嘴里是软糯香甜的味道。

    苏吻忽然又抬手将她咬过的糕点抢了过去,“我这会儿又想尝一点点。”

    她惯爱吃她吃过的东西,仿佛这样,两人之间便拉近了距离。

    舒亦安枕着脸看她,既然阿姨说了她在,想必也说了林歌在的事情,但苏吻对此却只字未提。

    想起某人以前的醋包模样,她突然又有些担忧她是否又误会什么。

    “除了我在这里之外,你就没有什么别的想问的问题了吗?”

    她这话问的直接,苏吻自然听得出来。

    她又从糕点盒里重新拿出一块桂花糕,递到舒亦安嘴边,让她咬过一口之后,自己再将剩下的吃掉。

    “你既然将她约到这里,我便知晓你的心意了。”

    当初爱胡思乱想,是因为她和舒亦安毕竟只是交易关系,但现在不同。

    她不会对自己的爱人疑心。

    “我一会儿还是要回家,你要送我吗?”舒亦安忽然觉得这桂花糕有些甜的发腻,笑着转移了话题。

    “当然。”苏吻颔首道。

    她不仅要送,她还得歇在那儿,只不过,后面的话就不必说出来了,不然舒亦安又得说她死皮赖脸。

    “想在哪边吃饭?”见她不再张嘴吃自己递过去的糕点,苏吻将盒子盖好,又给她接了杯白水。

    凉水与热水各一半,温度刚刚好。

    舒亦安感受着她不动声色的温柔,蓦然地,又想起了之前和顾璃鸢的对话。

    甜蜜与负罪感交织。

    “就在这里吃吧。”她开口。

    越是和谐热闹,在想起真正的林歌目前处境之时,便越是愧疚。

    “苏吻。”舒亦安低声唤她,将头靠在她肩上。

    她向来在人前都是一副强大模样,很少有这样脆弱疲惫的时候。

    “你觉得,两个相爱的人,会走多久啊?”

    苏吻僵着身子,她时常盼着能与舒亦安更亲近几分,可真当她主动靠近自己的时候,反而心跳慢了半拍,脑子变得不灵光起来,连身体都不知该如何自然反应。

    “说不准。”她郑重其事地回答,“每一对恋人,无论是谈恋爱,还是结婚,那一刻,都是互相喜欢的,但绝大多数人,却都会在之后的平淡生活中,消磨掉曾经的爱情。”

    舒亦安抬头看她,她还以为,苏吻会回答她“天长地久”呢,毕竟,谈恋爱时不都应该说好听话么?

    这个铁憨憨,居然还真和她说起了道理。

    不过,她也并不缺甜言蜜语。

    “那你觉得我们呢?我们未来也会如你所说的那样吗?”

    “不一定!”

    “为什么是不一定,而不是完全不会?”

    “因为……”苏吻手指敲在茶杯上,“我是个要么不认,可一旦认定就是一辈子的人,我只能确保我对你的感情,就算过个几十年之后真的平淡了,我也会尽力去调剂。”

    “但我能确保的,只有我自己。”

    她固然是信舒亦安的,但信任,却不是盲目自信,没有谁能确保在未来的几十年里,她们的爱情能依旧浓烈而炽热。

    “骗子。”舒亦安故作气恼地把头从她肩上移开,端直了身子,“说的那么好听,说不定哪天就失忆把我给忘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