衬衣反着穿 - 番外 (大学) 今天依旧不想上学呢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字幕一行行浮现在幕布上,被骤然亮起的暖色灯光模糊。观众三三两两站了起来,往出口处走去。

    窝在最末一排角落的两个人却没动。

    许之枔晃了晃爆米花,纸筒发出的轻微哗啦声并没有把人叫醒。

    片尾曲没多久就播完了,然后是彩蛋。许之枔的注意力被吸引过去,认真看完了一分多钟的小花絮。

    看完后他又转过头,这时付罗迦眼睛刚刚睁开。

    他等付罗迦缓过神。“睡着冷不冷?”

    “……不冷。”付罗迦揉了揉脖子。“电影很好,是我昨天晚上赶了一个小组作业……”

    许之枔喂给他一颗糖衣最完整的爆米花。

    从影院出来就是六点半了。许之枔说要吃焖面。那边人挺多,付罗迦去前台排队拿号单。他端着食盘找了好一会儿才找到不知什么时候坐到窗边的许之枔。

    “扇贝和龙利鱼的。”其中一盘被推到他面前。

    许之枔拿起叉子,感受到兜里的手机震了一下。他低头解锁。微信收到提醒:您的13142积分已到账,请您及时完成服务评价。

    是关注了还不到半天的珠宝门店公众号发的。

    ——买下那对戒指的动作虽然迅速,但并不是临时起意。尺码和各个方面的偏好他早就摸得再清楚不过。

    付罗迦垂下眼,认真吃面。他开始想象那根松松蜷着的无名指要是多一横亮眼的银色会是什么样。

    一股电流般的兴奋劲从脚底冲向头顶。许之枔戳着盘子里的扇贝壳,两侧嘴角止不住地向上扬。

    “那么激动?”付罗迦没抬头。“不是已经吃过很多次了。”

    “我好想告诉你一件事。”许之枔语气乐滋滋的,“但是我必须先忍着。那件事不能在这里说。”

    付罗迦手腕顿住,一番冥思苦想后问,“校队过复赛了?”

    “不是,你别猜了。”这么说了他又画蛇添足:“肯定跟你有关系啊。”

    “嗯,好。”

    付罗迦什么事都听他的。有时候他觉得这很好,有时候又有些遗憾。

    本来还订了八点半的一场音乐剧的票,就在不远处的大剧院。由于付罗迦坐着坐着就会开始犯困,这项行程就被取消了。许之枔到路边扫了两辆单车,用支架把手机托好,输入目的地“s大御行校区东门”。

    导航嗓音甜美:“准备出发。请向南行驶到万德路口。”

    “骑回去?”付罗迦推着车往前走两步又回过头,“有多远?”

    “八公里,四十多分钟应该能到。”

    机动车道堵得厉害,汽车尾灯好像一路连到了天边。过了三条街车流总算通畅了,左后侧一辆公交加速超过他们。

    人行道的交通灯由绿转红。许之枔单脚撑地,偏过头,发现一位推着婴儿车的妇人站到了他们之间。

    他忍不住了。

    “付罗迦。”

    “怎么了?”付罗迦往前移半米以便能看到他。

    还有十五秒可以通行。

    “手给我。”

    付罗迦看了看妇人又看了看婴儿车,挑了个不会挡住人视线的角度朝他伸手,什么都没问。

    五、四、三、二——

    “好了。”他把手松开。没等付罗迦作出任何回应,他一蹬脚踏,和几辆小电瓶一起冲向对面。

    骑出了五十米再回头,他看到付罗迦被过马路的行人裹在中间,慢吞吞地挪着。

    他笑着低头,把自己的那只也戴上。

    这个点学校附近正热闹。最近有某冠比赛,大堂有电视的烧烤店里挤着不少学生,欢呼和唏嘘声此起彼伏。情侣跟商家的吉祥物合影,24小时便利店临窗坐着自习的学生。

    进校门后周围都清净了,路边草丛里传出虫鸣。

    第五食堂还亮着灯。许之枔在食堂前等了十分钟付罗迦才出现在门禁处。付罗迦默不作声骑过来,动作稍显不自然。

    “手。”

    他像之前一样把手伸给许之枔。

    戴得很稳固,不用力应该是褪不下来。许之枔满意了,“可以一直戴着吗?”

    付罗迦点头又摇头,“有些课不让戴。”

    “啊,对哦。”他给忘了。“那你喜欢吗?”

    付罗迦把手摊在面前,神情有些茫然。看了很久他又抓起许之枔的手,似乎是在比较两只戒指有什么不同。

    “你的更好看。”

    许之枔没有预料到他这个反应。“那我们换?”

    “不。”他翻过手背,又开始端详戒指的正面。

    其实两只戒指只是颜色不一样。都是一个款式,不带钻也没刻名字,唯一的纹路是内侧的花体品牌名。

    “就放在我这儿了吗?”

    “不是放在你这儿,这就是给你的。”许之枔耐心强调,“我永远不会收回去。”

    付罗迦点点头。许之枔走近了点儿,确认自己刚刚在他眼睛里看到的那点光亮真的是眼泪。

    “别哭呀。”

    “我没……”付罗迦笑笑,“我没控制好。以后我都会戴着。”

    许之枔用力握了一下他的手,复又松开。“我去买冰淇淋。”

    食堂冷饮和甜品窗口还开着。许之枔结了帐,顺便帮一个大一的充了热水卡。那个大一的貌似认识他,说是在院庆上跟他说过话。

    他没像平时那样多聊。

    “明天是早八?”

    付罗迦接过冰淇淋。“对,明天满课。”

    他叹气。“晚上呢,去一教自习?”

    “下周要考组胚。你们辩论队不训练了?”

    “老队长还在跟新来的那几个磨,没空管我们。你室友都在寝室?”

    付罗迦说不知道。

    “今晚要不要去外边睡?”房子上学期就租好了,然而出于种种原因两个人都很少去住。

    “那我先回去拿电脑。”

    宿舍门禁前竖着一盏孤独的路灯。付罗迦脚下被拉长的影子突然停下。

    许之枔被撞得后退一步。刚刚吃过冰淇淋,他分不清是谁在给谁的口腔降温。

    三分钟后付罗迦进了宿舍楼。

    从许之枔站的地方能看到楼道的窗户。他用目光追逐着一层接一层亮起的声控灯,在所有灯光完全熄灭后拿出手机,在公众号发的反馈表上留了好评。

    ※※※※※※※※※※※※※※※※※※※※

    流水账大学生活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