衬衣反着穿 - 六一番外 今天依旧不想上学呢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许之枔又来晚了。

    舞蹈室门口三层外三层地挤满了人,吵吵嚷嚷的。后排的想让前排的蹲下别挡眼,前排的却只恨自己身量还不够高、脖子还不够长。没过多久前后就爆发了矛盾,推搡和拉扯波及到了人堆都没挤进的许之枔。

    一个老师把过来关了门。四周抱怨迭起——这下连音乐声都快听不到了。

    “你看到了吗?你看到了吗?他穿的是电视上的那种衣服——”

    “那崔丽丽穿的什么?”

    “也是电视上的那种——他们就像、就像王子和公主——”

    “你胡说!崔丽丽才没有公主好看!”班长气愤地跺脚,“她根本不配!”

    许之枔听得心里很急:他不知道什么叫“电视上的那种衣服”,根本插不上嘴。不过他真的很想看看付罗迦。

    因为这个六一汇演,付罗迦好多天放学都不跟他一起走了。他只有天天跟着女生们过来偷看他排练。今天的排练现场尤其火爆——因为是彩排,表演者们都会穿上正式的演出服装。

    付罗迦将和班上一个歌喉“像百灵鸟一样婉转动听”的女生崔丽丽合作演唱《我们的阳光六一》,在六一汇演上压轴登场。

    许之枔已经偷偷把这首歌学会了。每次唱到高音部分刘杉桐都会从房间里冲出来,把他脸朝下按在沙发枕头里。

    “赶紧回家去,看什么看?明天就表演,又不是看不见——”老师开始赶人。

    班长很听老师的话,她一走其他女生也跟着走了。

    “许之枔你干嘛不走?”

    他撒谎说:“付罗迦要我等他呀。”大家果然投来羡慕的眼神。

    他绕到舞蹈室另外一边——那边的窗户更低矮。正巧窗户开着,窗帘又是拉上的。于是他屏住呼吸,蹑手蹑脚往窗台上爬。

    还好音乐声可以盖住他弄出的声音。

    窗框有点硌屁股。他垂下小腿坐踏实了,小心地从两片窗帘间勾出一条缝隙,把一只眼睛凑了过去。

    里面好亮堂呀。

    崔丽丽穿的不过是一条很普通的白纱裙而已。这就叫电视上的衣服?他撇撇嘴。

    付罗迦在哪儿呢——找到了。

    付罗迦看起来成熟了些,他身上那件衣服蛮像许之枔在爸爸衣柜里翻出来的那套好多年不穿的衣服的缩小版,只是在领口那里多了一个黑色蝴蝶结。

    他精神似乎不是很好,手背在背后,低着头听老师讲话。

    许之枔把缝拉大了一点。

    “一定要注意眼神——嘴角要提高,酒窝要亮出来——”

    老师正在教付罗迦笑。

    许之枔更好奇了。付罗迦的笑他见过好多次,印象也很深刻:大而圆的眼型稍微拉长一点,再在边角勾起来——

    谁看了都会心情超好。

    为什么还要特意教他笑呢?

    “迦迦你最近表现不太好啊。”老师好像对教学成果不满意。“强调好多次了,明天就要正式表演了,到时候你爸爸你妈妈都要来看你,陪你过六一,结果你僵着张脸,笑都笑不好——”

    “老师对不起。”付罗迦说。“我会改正的。”

    许之枔看见他用左手狠狠掐着右手手背。

    “那今天再过最后一遍。从头开始。丽丽,这次不要再站错了。”

    在许之枔看来,他们的节目从头到尾都十分完美——除了崔丽丽这个人;付罗迦带着一点小难过的笑容给了这首歌一种非常独特的味道。

    可是老师还是不满意。

    “迦迦,你去对着镜子练练笑。”

    舞蹈室里的其他人都走了,但没人叫还在镜子前傻站着的付罗迦。也不知道他对着他自己那张脸在想什么——等付罗迦回头,连总是故意磨蹭的崔丽丽都不在了。

    许之枔本来想立刻掀开窗帘跳下去,但又突然想看看付罗迦一个人呆着的时候会做些什么。

    “嘴角提高——”付罗迦转过身,继续看镜子,嘴里念念有词,“要开心——”

    许之枔忍无可忍了:“你不要像她教的那样笑,真的好难看。”

    然后他得意地发现他把付罗迦吓着了。

    “翻窗是不对的——”付罗迦脸红红的。“你再这样我就不跟你玩了!”

    许之枔有些怕,“我就是想进来看你……”随后又问,“你今天为什么笑不出来呀?”

    “关你什么事?”付罗迦还是气哼哼的,伸手拉了拉脖子上的小领结。“我要走了,你自己玩吧。”

    “你是不开心吧?”许之枔把他拉住,推理了起来,“你开心的时候才会笑。”

    付罗迦眉头皱起,“我没有不开心!明天就是六一,我为什么不开心?”

    “那你陪我玩。”

    “我不。我要回家了。”

    “你撒谎,你明明就是不开心。你开心的话会陪我玩。”

    付罗迦瞪了他几秒,然后勉勉强强答应了。

    当时在男生中流行一种卡牌游戏,付罗迦一度十分沉迷。许之枔在旁边偷师了半学期才完全掌握规则,揣着压岁钱去把对一个小学生来说价格不菲的正版套装买了下来。

    在赢了他很多局后付罗迦不那么沮丧了,直到他妈妈来学校接他。

    付罗迦的妈妈很漂亮,对他也很客气,就是冷冰冰的。付罗迦很怕她,因为她管他管的很严。

    他看着付罗迦无声地把原本爱不释手的牌一张张放回盒子里,小跑着过去牵住妈妈的手。

    他妈妈说:“以后排练完了就马上回家,听到没有。”

    许之枔有点担心付罗迦明天的表演了。

    六一那天校门口挂满了小彩旗,许之枔和化着妆穿着演出服的女孩们一起排队接受值日生的检查——哪怕是六一,也不能留长指甲、不戴红领巾。

    教室早早地被布置好了,等学校的汇演结束就有班级里同学的表演。许之枔看着被粘在窗户上的气球,心里有些痒。

    “别碰!”老师吼他。“别的同学好不容易才弄好的,就知道给人添麻烦——”

    许之枔悻悻收手。

    他只是想摸一摸那个突出来的耳朵。

    操场上搭起的舞台背景板上也有好多好多气球,比教室里的种类还多,还能漂浮在空中。

    许之枔趁老师不注意摸了过去。付罗迦冷着脸在底下候场,崔丽丽一个人在喋喋不休。

    还很早。他们的节目在整场汇演的最后,一个小时以内都轮不到。这又是正午,又热又无聊。

    许之枔就过去了:“我们去玩吧。”

    他挺自信的——付罗迦跟自己玩总该会开心。付罗迦犹疑一会儿,往观众席那边看了一眼。

    “走吧。”最后他下定决心。“你带卡牌没有?”

    “没有!”许之枔牵着他的手跑起来,以免被守在附近的老师叫住。“我想去买气球和□□!”

    付罗迦露出嫌弃的表情。

    “你陪我打气球,我送你一套牌。”

    “……那好吧。你说话算话啊。”

    他们一路疯跑,从彩旗和“六一节快乐”的横幅底下钻出去,穿过校门口的街道。因为是节日,汽车对疯跑的小孩宽容了一点,不再一个劲儿地鸣笛了。

    远远的,学校里传来歌声。

    “今天就是很普通的一天,”踩着气泵蹦两下一个气球就打好了。付罗迦中途停下来说话,“为什么每个人都必须那么开心?”

    许之枔听不懂,说:“是啊。”

    付罗迦忘了正在打气的这个已经满了,又蹦了一下。气球砰的一声爆了。

    许之枔笑出声,付罗迦拿起一个气球对准他的头扔过来。

    气球很快堆满了半个房间。付罗迦打了个哈欠,“我有点困。”

    许之枔玩气球玩得也有些累了,况且他已经发现气球还不如付罗迦的领结好玩。“你可以我腿上睡一会儿。我叫你。”

    付罗迦“嗯”一声,歪过来躺在了他怀里。

    一个粉红色的气球慢慢地飘起来。许之枔盯着盯着,眼皮突然一沉。

    气球轻轻地碰了碰付罗迦的头,再碰了碰他的头,最后飘走了。

    ※※※※※※※※※※※※※※※※※※※※

    最后小付当然错过了表演,so sad(。

    没其他意思,就是祝大家六一快乐(?;︵;`)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