衬衣反着穿 - 正文完结 今天依旧不想上学呢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什么能证明时间已经流逝,过去的事其实真正发生过呢?

    在双眼仍在水面之上时付罗迦低头看向自己的腿。它们被暗绿色的水波扭曲,十分幼稚地蹬踏两下,最后在悬浮在了从石缝间腾起的泥沙之中。

    在被有些混浊的河水完全包裹起来之后,他好像忽然失聪一样什么也听不到了。四面八方的压力都推进过来。胸腔的感受尤为明显,像是有一只手在把心脏往肺叶里揉。

    他一点点把肺里留存的气体吐出来,下意识地要调整姿势让自己上浮。

    抑制本能非常辛苦,但他知道自己可以做到。他放松四肢,任由水流托举,微仰着缓缓下沉。

    水面离他已经有了一定的距离。无数块光点飞速散开又飞速聚集,最后形成一个稳定的、渐渐远离他的圆斑。

    还有一个步骤是停止憋气。

    这不辛苦,但是很痛苦。

    一瞬间他就拼命挣扎起来,朝着视野里的圆斑伸出手。

    但是太远了。够不到。

    如果死这种事是分区域发生的,他想他最先阵亡的应该是肺。

    如同卷入了涡轮机的叶片,它被极为迅猛地撕碎了。如果能剖开看的话,它或许已经变成了兜在肋骨里的一团血沫。

    还在下落。

    “需要我们推你吗?”景区工作人员问。“不用太害怕,我们这里其实也不是特别高——”

    前一个跳完被拉回来的女生语气忿忿:“还不高?我差点人都没了……哎哟扶我一把,我腿全软了……”

    他摸了摸腰上的装备,往塔台之下看了一眼。

    “准备好了吗?我喊一二三——一,二——”

    他当时没听到“三”就跳了下去,五脏六腑被猛然袭来的重力扯向一处,双手为了在空气中抓住什么东西险些痉挛。

    也是一样,仿佛永无止境的下落——

    只是当时包裹住他的是风。

    水为什么不能像福尔马林那样保持尸体的面貌呢?

    “这次又考了多少分?”

    这个声音让他愣了很久。期间视野里那点儿模模糊糊的光亮静止下来,水也停止流动。肺部的剧痛一并消失,他甚至能出声说话:“……不知道。成绩还没出来。”

    “想好去哪儿了吗?”

    他垂下头。“没有。”

    “你都成年了还一点儿规划都没有?真不知道怎么说你,没一点儿长进。你看你那个样子——”

    “我不是……”

    他还想辩解,然而下落停止了。

    ……好冷啊,妈妈。

    他想闭眼。

    “……你确定事情做完了?”

    “……”

    “你都不看看我吗?”

    “你看看我——你不是说爱我吗?”

    “你怎么骗我呢,付罗迦?”

    “你说你欠我。就是这样的啊。你说对不起的时候,我哪次说过没关系?你就是欠我。”

    “我要你从现在开始赔,我要你把什么都给我。”

    “我要你活着来满足我,哪天我想犯法了,你再去死。”

    “可以了可以了!!不用按了——”

    “头朝下头朝下——”

    “把那只狗牵远点儿,怎么老是过来碍事——”

    一大口带着血腥气的河水被呕了出来。冰冷扭曲的五官一点点复位,染上温度。

    ……

    蛾子或者蜻蜓之类的东西在树下四处乱飞。

    天上云层很低,太阳时隐时现。许之枔盯了很久仍不觉眼睛刺痛,直到有人叫他。

    “枔哥!”

    他回过头,“干嘛?”

    “好久没看见你了!你填的哪儿?”男生三两步跳过来,犹豫了一下,没把手搭在他肩膀上。“我第一志愿d大,陈老师说了我半天。f大我也不是看不上,关键是我就是想读d大法学啊……”

    许之枔笑了笑,“不错啊,挺好的。”

    “你分在班里最高吧,陈老师没劝你冲那几个牛逼学校?”

    他没回答这个问题。“我去s大。”

    “啊?这有点儿……低就吧?”

    “因为付罗迦要去s大学医。”他说,“我陪他嘛。”

    “……牛逼。”男生抱了抱拳,“话说理科那边挺厉害啊,那个唐什么……唐诚是吧?平时没听过他啊,居然一来就考个市状元——”

    “我也不熟。应该算不错吧,叶琴刚还在接受市上那个晚报的采访。”

    “这届这么出成绩,看来龚校长要转正了?”

    “杨连生本来就该下来了。”他耸耸肩。

    “那——付罗迦人呢,他没来学校吗?”男生四处张望。

    “付罗迦在家里等我回去。”许之枔一提到这个名字就会非常认真。

    这个男生跟他平时不熟,来找他说话纯粹是因为考好了太激动,兜不住话。不过他不在乎别人找自己搭话是出于什么动机,只要有人跟他聊付罗迦他就很开心了。

    他哼着歌,故意绕远,从年级办公室的窗口经过。

    叶琴又一次叫住他:人还是没来?

    “您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反正都是一样的。”

    她皱眉。

    “s大医学部对他来说就一般,就算因为他妈妈的事,一定要去学医,他也可以去更好的……”

    “我们不考虑复读。”许之枔说。

    “你能对他的未来负责吗?”她很不满他的语气。“我要当面跟他说。”

    终于可以说这句了。“他都听我的。”

    她冷哼一声。“我会给他爸爸打电话。”

    许之枔随意摆摆手,转身走了。

    见了陈锋,他又回了趟付罗迦的寝室,把落在那儿的东西拿走了,包括他原来的手机。

    果然,跟他电脑硬盘的待遇一样,照片被删空了。他瘪瘪嘴。

    付罗迦扔掉的东西还好找一点——那天他捏着鼻子在小区垃圾桶翻了半天才找到装着那些东西的垃圾袋。但是删掉的要找回来就很麻烦了。

    得回去再严肃批评他一次。

    甜品店老板急着把冰淇淋车收回室内。许之枔一条腿踏地减速,说姐姐我要两个甜筒。

    “你还要骑车,拿得下吗?”老板忍不住关心。

    他想了想,确实拿不下,就站在甜品店的雨棚底下吃了一个。

    没吃完就开始下雨了。他生气地把另一个没碰过的甜筒扔了。

    扔完他又很可惜——付罗迦吃了这个甜筒说不定就能好一点呢。

    电话通了。

    那边一片沉默,只有与这边如出一辙的雨声。

    “你在阳台?”许之枔嗓音柔和,“不要淋雨呀,进客厅等我回来好吗?”

    “好。”然后才是解释,“我没在阳台。窗户锁了,我出不去。”

    “吃药了吗?”

    那边“嗯”了一声,蛮乖巧的样子。

    许之枔换了只手拿手机。“你没有骗我吧?”

    “没有呀。”还笑了一下。

    “现在去开电视吧,你看的纪录片不是在播了吗。”

    “好。”窸窣声后男主播浑厚的旁白响起,付罗迦很开心:“真的在播了。”

    “那就坐在沙发上等我回来。”

    许之枔看看天又看看树,挂了电话走到雨里,骑上车离开了。

    ————全文完————

    ※※※※※※※※※※※※※※※※※※※※

    黑咪:人是我叫的

    耶耶耶!等会儿再发表完结感言!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