衬衣反着穿 - 第 110 章 今天依旧不想上学呢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十多天后付罗迦在两千多米的宣山峰顶接到了林果然打来的视频电话。

    他拢住雨衣两襟,在沿着崖壁源源不断往上升腾、翻涌,最终把来路吞食殆尽的雾潮中扯着嗓子喊:“喂?”

    林果然的脸离镜头太近,看不到那边是不是还有其他人。“哥你那边好吵啊!”

    他把扬声器开到最大才听到这一句。

    “风很大!”

    许之枔脑袋上的宽沿帽在刚被狂风吹离的一刹那被他手疾眼快接住了。他随即把许之枔从岩堆上拉回平地,“有什么事?”

    “你和小许哥哥暑假还有空档期吗?我跟我三个同学要去西北玩!爸爸说可以把你们叫上——”

    极有可能是爸爸不同意几个未成年单独跑到又远又荒的地方去,所以她来找自己了。

    还有五天才出成绩,他和许之枔已经把中部几个省的标志景点大致踩过一次,再往东走就是江南地区。

    许之枔喜欢山。明明就是从山区出来的,却一路都在看山,尤其喜欢端着他那个机身和镜头加起来重逾三斤的单反拍云涌、拍日出、拍对着云涌日出发呆的付罗迦。

    最先去的是离县城三百公里远的一座雪山。的确美得让人耳目一新,然而付罗迦有高原反应,整个人差点化在山峦上连绵不尽的白雪里。后来他们就挑三千米以下的爬了。

    “我听不见了,下山给你回电。”他放回手机,许之枔镜头正巧转过来。

    他习惯性地僵笑了一下。

    因为天气原因,在山里露营的计划必须取消,他们背着并不轻的装备乘索道下山。

    旺季还没真正到,下山的排队时间并不需要很长。许之枔看到这个就特别兴奋,要不是有点晚了他可能会再买两张往返票坐一把。

    山间有雨,轿厢透明的四壁裹满了水珠,惊险体验大打折扣。许之枔不再盯着外面,给他看刚拍的一棵树。

    一匹红色长帛挂在苍青的树干树枝之间,一端披拂在风里,与山岚纠缠;另外一端较细,悬有数十把有新有旧的锁。

    许之枔很愿意相信这些,上面最新的那把是他挂的。

    宣山靠近一个著名旅游城市,城中心留存有某几朝的古建筑。虽然对被现代灯光从内到外照了个透的砖瓦无感,他们还是把酒店订在了古建筑对面。

    付罗迦洗完澡后坐在房间的全景窗台前,很认真地看对面的炫彩城墙。

    这地方的确都跟县城很不一样。它是大一点儿,人多一点儿的城市的样子。c市差不多也是这个样,先前路过的那几个省会也是。再往东估计也没什么不同——可能楼会更高,人会更多,灯光会更炫彩。

    他本来应该感到新鲜,因为看到了这么多此前只在电视和网络上看到的东西。但是不可否认,这些实物跟它们在电视网络上的形象一样无趣。

    他在心里很赞同许之枔的欣赏眼光。深山老林要比城市要精彩多了。

    目前为止他最喜欢的地方是y市。有山有水,东西好吃。蹦极也很好玩。

    主要是许之枔尖叫起来很好玩。

    许之枔脖子上搭根毛巾过来了,拿着两听刚从冰箱里取出来的雪碧。

    他给许之枔让位置,许之枔却偏要坐他身上。

    许之枔伸手把窗帘拉上,然后跟他调换了一下位置。付罗迦按照他的意思分开双腿。“……你不累?”

    “不累呀。”许之枔的牙在他包着锁骨的那层皮肉上碾了碾。

    他虚搂着许之枔的头,梳理起了后脑勺处的头发。过了会儿他闷哼出声,手上不由自主用了力。

    他对那撮头发有奇怪的执着,下巴搁在许之枔头顶休息的时候还在拿手指不停揉按那处头皮。

    “有电话。”

    “谁?”

    手机摆在小圆桌上充电。许之枔伸腿把桌子勾过来,瞟了一眼。“叶琴。”

    “……接吧。”

    还是说估分的事。付罗迦到现在为止答案也没看,当然估不出来什么。

    “我的意思还是,你过几天回学校一趟……填志愿是大事。把这件事做好,再出去玩不是更安心吗?”

    没过多久爸爸也打来了,说了一样的事。叶老师多半也找了他。

    “填志愿有什么——写一个就行了,你写清华我写北大,考不上就算了,大不了不接着读了。”他这么逗许之枔,许之枔一脸严肃:“要写一样的。”

    “那清华还是北大?”

    许之枔继续严肃:“我先两个都了解一下。”

    他笑出声。

    “刘杉桐说来福在店里住了三天就长胖了一大圈——那些客人老是偷偷摸摸喂她。她现在圆得像个球。”

    “……那就回去看看吧。”

    回到县城付罗迦才清楚县城给自己的感觉究竟哪点特殊:它小且拥挤,被屏障一样的山围堵着。也就是说,在思考“空间”这个概念时脑子完全不会过载,感知高度浓缩且边限清晰。

    而在那些平原里的大型城市里,空间没有疆界,无边无际铺展开去,要感觉到它变得相当困难,甚至“感觉”本身也失去了边限。

    回到这个地方,散开的回忆、由回忆产生的情绪也被聚拢,让他避无可避。

    因此他心情明显低落了一些,许之枔也看出来了,就想着给他找点事。

    “我想学做菜。”

    何苦呢。付罗迦脸上的表情清楚地表明了这个想法。

    许之枔真跟在他后头捣鼓了起来。他不顾付罗迦反对,着手就要学难度相对较大的清蒸鲈鱼。一天过后许之枔宣布出师,把他和黑咪从家里撵出去说要独立完成一次晚餐。

    他还嫌付罗迦在家里磨蹭太久不走,影响他正常发挥。付罗迦把收拾出来的垃圾用黑色塑料袋装起来放在腿边——出门时可以顺便带下楼。他一边换鞋一边想这一天还真是挺凑巧的。

    黑咪如他所想,照旧往滨河路跑。路边的野菊花被糟蹋得厉害,没几朵幸存下来。

    河水早就退了,岸边的石子裸露在外,光滑圆润。他牵着黑咪涉过浅滩,在桥墩的阴影里停了下来。

    站在这个位置看不到滨河路,根据光路可逆原理,滨河路上经过的车辆行人也看不到这里。

    他把黑咪的牵引绳放开了。

    “禁止下水”底下半米才是水面,漩涡已经消失,显得平静而幽深。

    他看见禁止下水下边一行更细小的字:1998年5月22日竣工,说的应该是修这座桥的时间。

    这个日期怎么看怎么眼熟,以至于水淹过两肋的时候他还要转头去看。想不起来他就放弃了,把头转向另一边看临岸的群山。

    这里的山比起他在其他地方看见的名山比起来不够高也不够险,却胜在密不透风。

    水里也有座山。苍翠、庄重,还映着一片泛出玫瑰红的天空。

    他踩着的那块石头突然摇晃起来,水中的山和岸上的山霎时一齐发出巨响声。

    它们要朝他倒下来了。

    ※※※※※※※※※※※※※※※※※※※※

    完结倒计时,hehehe说三遍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