衬衣反着穿 - 第 108 章 今天依旧不想上学呢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许之枔“噢”了声,往卫生间去了。他端着杯子去接了水,坐到沙发上。

    “几点了?”许之枔出来后他问。

    “快两点了。——你习惯就着水咽健胃消食片?”

    付罗迦放下水杯,“不是,就是口渴。”

    “真的吗?”

    “……”

    他就不该心存侥幸。“假的。我就是……睡不着。”

    “你枕头都湿了。”许之枔坐到他旁边,握住他左手手腕。“为什么会出这么多冷汗?”

    “……我停了一种药。其他的不吃根本就没什么问题,我以为这种也是……它只是助眠的,我以为关系不大。”

    哪知道会这么严重的戒断反应。

    “为什么不吃?”

    “不吃的话白天会轻松一点。”做题脑子就没那么木了。“没多大事,你先去睡吧。”

    许之枔说不。“我在这儿陪你,你什么时候进去我就什么时候进去。”

    付罗迦肩头一重。

    “……好。”他又想说对不起了。

    “很快了,就只有一个月多一点儿。考完了我们就出去玩儿吧,不用管成绩了。玩久一点儿——志愿手机上能不能填?不能就带台电脑,要不然就让刘杉桐或者谁帮我们填。”许之枔居然知道有填志愿这回事,说明陈锋宣传得不错。

    他也靠过去,跟许之枔头叠着头。“好啊。你想怎么填?”

    “就跟你填一样的。你填哪儿我就填哪儿。好像能一次填好多个,我把你要去的那个地方的学校都填上。”

    好像很简单。不过在许之枔那儿说不定就这么简单。“不想吃药就不吃,但是慢慢来,一次不要减太多。以后出去玩一圈,你就能完完全全好起来了。”

    他接着说,“好。”

    跟文科生一起复习的体验还蛮神奇。虽然经常会看到有人嘴里念念有词,但大多不会真的出声,反倒更安静一些——至少不会有人像那位二诊状元一样跟台机关木仓似的背元素周期。

    许之枔也从来不张嘴读背,要么就是看,要么就是盯着天花板默记。付罗迦抬头发现他用这么个虔诚的神情望着黑板上方的校徽,没忍住好好观察了一番。

    “时间到了哦。”许之枔侧过脸。“一次只能看十秒。学习的时候要专注,别分心。”

    高二的一些活动正在举行,操场上很吵,模模糊糊能听到一点音乐。到了课间不少人离开座位出门透气,会议室里响起一片椅子的拖动声。

    许之枔和着外边的音乐哼歌,以自己的方式进行放松:把一张草稿纸熟练地折成了鸡的形状,再拈起来放进付罗迦的笔筒里。

    “这次该是鸡外公了。”这是从许之枔学会以来付罗迦收到的第五只,笔筒有点挤了。

    “是鸡姐姐。你没发现她跟鸡哥哥的大小一样吗。”

    “你上次说要收集这个,”付罗迦忽然想起来这事,拿出从蛋糕包装取下来的裹着金箔纸的铁丝圈。“这个能用来——”

    “我愿意。”

    付罗迦愣了一下,然后笑了半天。“好傻。”

    “你说我吗?”许之枔还真把那个圈套到了小指上。

    “……我说我自己。”

    “没关系,我们很配。”许之枔那只戴了圈的手伸了过来,跟他手心对手心。“比一比。看吧,大小都差不多。”

    “没喝吧?”付罗迦还真有点怀疑。

    “我没喝,但我记得我喝了的时候你答应了什么。你要配合我。比如我爱你,那么你就该爱我。我说我愿意,那么你要说——”

    “——我也是。”

    “乖,这才对。”

    学校在很多方面给高三开了绿灯,譬如家长可以到校送饭送水果,中午教室不关门、不断电,食堂开辟高三专用窗口等等。从每个窗口望出去都能看到写有冲刺口号的横幅,因为位数减少,倒计时上的数字似乎也醒目了一些。

    前排一个女生的妈妈在某天的课间提着大袋的零食和切好的水果摸到了会议室。付罗迦分到了一盒红心火龙果和她自己做的曲奇饼,顺带得到了一份“吃了就考文状元”的祝福。

    气氛最初很融洽。没多久后女生抱着妈妈哭了起来,说好害怕好焦虑,考差了怎么办。

    付罗迦拿起盒子给许之枔喂了一口火龙果,想起许之枔说过“要配合”,起了开玩笑的心思:“怕不怕考差?”

    女生的妈妈说没关系,宝宝在妈妈这里永远是最棒的。

    许之枔舔舔嘴角,“啊,什么考差?”

    “没关系,你在我这里永远是最棒的。”付罗迦强行接了下去。

    女生和妈妈相拥而泣。

    许之枔笑着摊开一本书挡住脖子以上,揽过他亲在他右半边脸上。

    他记得那本书是历史必修一。

    五月在不知不觉中就过去了——付罗迦原先以为不会这么容易,其实是低估了许之枔对自己起的作用。

    夏天到来也不过就是暖风在树顶拍打几下,树荫变得更加浓重而已。

    除此以外,学校花草和上了新漆的教学楼颜色更加鲜艳了,历经日晒风吹的横幅反倒褪了色。在阳光炙烤数天后,树林里的第一声蝉鸣破土而出。

    跟许之枔在一起呆太久,他差点以为自己一点儿也不紧张高考了。“没多重要”,他这么想,“结束了。”然而到了最后一周,每一个深夜里他都是听着鼓噪如雷的心跳无法入眠。

    他已经想不清楚自己再惧怕什么焦虑什么了,对着没做完的题没看完的清单也没了以往的专注,注意力一点点漏到了虚浮的地方去。

    “准备好了吧?”叶老师等他说“好了”,然而他却说:“我不知道。”

    她露出无比担忧的神情。“……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对自己有信心,好吗?不要焦虑,都到这个时候了,你已经准备得比大多数人好了。以后的事也暂时别去想了,专注现在……搏一搏,好吗?”

    他现在完全不关心结果,倒是思考起了考试本身的意义。

    阵仗真大啊,新闻都会播,好像全国人民都在关注这个事情。而且他自己还花时间准备了这么久。

    他总觉得哪里不对,他需要借助许之枔来理解。

    许之枔很快就会离开这个地方了。

    他真替这个地方感到难过。

    “拿到准考证以后,看好考场和座位号,最好记一下。等会儿我还得收,免得到时候又不知扔哪儿了,到时候考场都进不了。”

    理科生大多数就在本校考,付罗迦则被分到了城东的职中。很巧的,许之枔也在那个考点。

    他仔细看了看许之枔的准考证。文科都在第一教学楼考,他是理科,在二教。

    提前去看了考场,那边的各种设施比县中还破旧,让人无法相信它的广播居然能正常运转。由于想象中高考这种规格的考试考场不说庄严肃穆、至少也窗明几净,付罗迦心里的不真实感更甚。

    他有点想喊声停,让时间停滞、一切停止运转,等他慢慢反应过来再继续。

    可惜他没这个能耐。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