衬衣反着穿 - 第 107 章 今天依旧不想上学呢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付罗迦在刘杉桐投来的热切目光中瑟缩了一下。

    “其实我……”

    也没什么好多说的了。到了现在,他自欺欺人该很熟练了才对。“你这么说,我很荣幸。”

    “你怎么这么可爱,比小时候还可爱——我超喜欢你的。也不知道这么说过不过分:以后你能把我们当成你的家人就再好不过了。”

    他努力朝她笑笑。“谢谢。”

    许之枔不到十点就睡熟了。他站在床边看了会儿,轻轻把许之枔从床沿垂到地面上的胳膊捞了上去。黑咪在外边呜呜呜地小声叫着。

    刘杉桐抱着来福回去了,落下了她。付罗迦从卧室里出来喝水,她立刻一甩尾巴往门口一趴,昂首吐舌。

    “这么晚了还想出去玩?”

    黑咪耳朵动了动。她听懂了“出去玩”,更兴奋了。

    白天气温虽然高,晚上还是比较凉的。付罗迦把卧室的空调关上,打开了窗户,给黑咪套上牵引绳后换鞋出了门。

    他本想去以前夜跑的地方遛狗,可黑咪老是爱往路边的草丛里钻。他只能随便她撒欢,路线一偏再偏,最后偏到了滨河路。

    前几天下过雨,护栏下河水湍急,携裹上游冲下来的泥浆。桥墩吃水处聚集了大大小小的漩涡,“禁止下水”四个红字的最后一划被细浪尖的白沫啮咬着。黑咪没耐心等他多看几眼,牵着他绕着桥墩跑了一圈,吃了几朵路边小野花就带他回去了。

    许之枔早已骑着枕头与卧室木地板难舍难分。

    ……

    进度最拖沓的英语也讲完了最后一个模块,全面自主复习总算开始了。叶老师用了一些方法搞到了一间空闲的办公室,面积没多大,但是有空调。付罗迦把书全搬了过去。等他安顿好,跟叶老师同一个办公室的李姓老师又带了两个学生过来。

    两个学生都很面熟。那老师叫了他俩的名字,付罗迦立刻能对上号了:是叶老师提到过的一诊二诊的年级第一。那俩人好像也认识他,但具有好学生的沉稳个性,知道要和这个人共处一室、度过接下来的几十天后没有当着老师的面表露喜恶。

    他们两个有模拟大考的好名次傍身,受优待天经地义。以名次这一硬性标准,付罗迦是不该跟他们比肩的,自然不配享受同等待遇——付罗迦猜他们会这么想,后来实践证明他们确实是这么想的。要不是叶老师让他习惯了搞特殊,他说不定还真会羞愧。

    好学生就是好学生,表达“你不配”的花样比鲁迪他们丰富多了。不过同样也要感谢鲁迪,跟鲁迪坐同桌的日子他大大锻炼了过滤交流中无效对话的能力。

    在哪儿都是做题,没什么不一样。周临涯却觉得他这么一走就等于是提前毕业,感触颇多,不仅主动帮他搬东西,还热心替他疏通人情。

    她跟人聊了半晌,突然长吁一口气。付罗迦以为她又是什么情绪上来了,结果她说:

    “妈的好凉快,我都不想走了。”

    理科班这么做了以后文科班也跟上了,征用的是同一层的小会议室,有空调,而且座椅更软。在叶老师外出办事的几天里他了溜过去,跟许之枔在最宽敞的最后一排一起上自习。

    小会议室的另外几个人都是女生,虽然会有意无意观察他们,但都不带恶意。许之枔在她们眼里很好说话,什么都可以问,包括她们最关心的感情生活。

    “这么多人都被叫去谈话了诶,你们没有过吗?”

    “找过啊。找过我家里人。”更多的许之枔就没说了,推推付罗迦的胳膊肘,要他接着往下讲题。

    即便女生没有追问,付罗迦也讲不下去了——他完全没听说过这么一回事。

    之后许之枔跟他解释:“你记不记得那个咖啡厅?我带你去过。那个咖啡厅是小姑和杨琦他妈妈合资开的,她们关系还行,有空会一起自驾游什么的。杨琦他爸是杨连生,你知道的吧?”

    杨连生,这学校目前的校长,正的。

    许之枔可能是觉得他的表情很好玩,笑出了声。“那些传言又不全是假的,我真的认识一两个校领导,你该信一点儿啊。当时是龚校长——她刚来不久,我还不怎么熟——打电话让小姑来的。小姑还见过叶琴。那个时候她就想看看你了,但你当时不在教室,她没找到你。”

    “她就算反对也无所谓,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许之枔托着下巴说完了这段再幼稚不过的话,摇了摇笔杆。“用点斜式表示,然后呢?”

    像这种两个人凑在一起说话的机会渐渐减少,到了后期,唯一能拿来小作放松的只有一个月快结束时的那个假期了。那间只有三个人的临时自习室——其实从根本的功能上来说它更像间隔离室——气氛愈发沉重,里面的人逐渐被未知的焦虑推向崩溃边缘:付罗迦眼睁睁地看见那位一诊校状元在一片安静中突然暴起,把几指宽的草稿本一页页扯烂,跺脚、哭嚎,然后搬起一本牛津高阶辞典猛砸自己的鼻梁。

    老师不会时刻看守,他这么砸了有七八下也没人拦。付罗迦是惊到了所以没动,二诊状元则抬起手捂住耳朵,扬声背起了生物知识点。

    “那个……”

    “你他妈不懂!!你们他妈一个也不会懂!!!他们所有人都在等着看我笑话!!!我就这么没用——没用——没用——!!!”每说一声没用,辞典就落下一次。“我死了算了——”

    付罗迦轻而易举地从他手里抢走了辞典。状元拿出圆规,用尖头对准他的鼻子:“你敢拦我?!你敢拦我?!我跟你一起死——”

    “……这是我的东西。”这其实就是许之枔送的十八岁生日礼物。有点过于特别,但有一说一,他还真缺一本。

    “要吵滚出去啊!不要打扰别人行不行?”二诊状元扔书了。

    他这么一闹,付罗迦更担心许之枔的境遇了。不过经他观察,那几个女生和许之枔本人都没有露出这种苗头。

    “互相体谅一下嘛,”他跟叶老师反应这事时李老师打圆场,“大家都有情绪不好的时候,尤其现在,心理压力大发泄一下也很正常……”

    “他拿着圆规对着我。跟他一起呆着,我不舒服。”

    “男孩子心胸要宽广一点嘛,都这么大了。你们自己原来班上什么学习氛围你也知道,他回去的话怕是要被影响——”

    “我要去文科那边上自习。”

    李老师挺乐意的,剩下两个都是他班上的学生,更不耽误事了。

    “你在想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叶老师敲起了桌子。“我坚决不同意。”

    “我怕被他们影响。我压力真的很大,我怕往前走只有我一个人,我坚持不了了。我不想再辜负……”他刻意停顿了一下,眼睛也不眨地说道,“我都不敢停下来,我怕我一停下来就会想到她。”

    这是真的最后一次拿这个来要挟。下次绝对不会了。

    叶老师看着他,片刻后长叹一口气,放柔声音:“别放弃好吗?还没到最后,只要努力会有好结果的。我比你更深信这一点。”

    他在离高考三十多天的时候又给许之枔做了一次饭。还挺丰盛的,几乎囊括了他生平所学。半夜他爬起来摸到客厅,找了半天没找到自己的书包。

    “你找什么?”

    他吓了一跳,回头看见一片漆黑里有道人影。

    “你失眠了?是又不舒服了吗?”

    “不是……”他扬起一个笑,随后想起这样许之枔看不见,于是换上了活泼的语气。“吃撑了,找健胃消食片呢。”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