衬衣反着穿 - 第 6 章 今天依旧不想上学呢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在这种迫人的逼视下付罗迦忍不住回头确认自己身后是否有其他人。

    陈璇:“其实我还有个事。我们能不能换个地方说?”

    付罗迦也同意——女厕所门口的人流量不容小觑。

    然后他们就沿着走廊经过十班,十一班,十二班,楼道,楼道一侧的另外三个班,来到男厕所门口。付罗迦正想开口,陈璇一闪身进了男厕所旁边的后勤部储物间。

    付罗迦没有跟上她,面朝储物间门口,“不至于吧?”

    陈璇有点急了,“你不明白!!真的至于,你先进来嘛!!”

    男厕所门外倒是没人,付罗迦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抬头看了眼监控摄像头,“我回去了。”

    陈璇一把把储物室一扇不大的面朝走廊的窗户拉开,从里面探出头,“我可以先告诉你,这事跟……”她嘟哝了个名字,付罗迦没听清。“……那帮人为什么打你有关。现在明白为什么要进来说了吧?”

    付罗迦没动。“没明白。”

    “哎呀真是的——”她还是从里面出来了,左右看了看。“我凑近说啊。”

    “你直接说吧,小声点。”

    “孟悦跟孟羽说过她喜欢你!!”陈璇不知为什么挺兴奋的,声音还是没刹住,“孟悦那天找孟羽说这个的时候我们全班都听见了!!”

    付罗迦:“……”

    “诶你以后是不是要去读清北啊,那正好啊,孟悦也想去央音,都在北京,多近啊!!”

    付罗迦第一个反应是:“我考不上清北——”

    “你成绩那么好怎么考不上?”陈璇明显不信,“雍德明天天在我们班夸你说你厉害,你别谦虚了……”

    付罗迦反应稍微卡了那么一卡,“教你们班化学的也是雍老师?……算了等一下,孟悦是你们班的?”

    陈璇顿住,“你说什么呀,孟悦在高一你不知道……?”

    付罗迦回来的时候周临涯已经对着手机哭得毫不掩饰了,她在一边流泪一边擤鼻涕的间隙拖着哭腔问他,“她找你又是要说什么”

    付罗迦仔细回想了一下,“说学习……?”

    周临涯挂着眼泪就开始狂笑,被她按在鼻翼下的纸巾被气流掀到了额头上。上课以后她还是没有控制住情绪,才歇了会儿又开始笑。

    李淑仪用手肘顶了下她桌子,“小声点行不行?”

    周临涯憋了口气。付罗迦趁她安静,“孟悦你认识是不是?”

    “一中一姐,谁不认识。”

    李淑仪在前面慢条斯理来了句:“我真没看出来她哪里好看。”

    “这个名字又不是只是因为长相才有的。男朋友——不对,前男友是郑骏宇,亲哥哥是孟羽,还认了杨琦作干哥哥,四个校霸她就攀了两个,可不是横着走的一姐吗?”

    付罗迦想——原来是四个,他得记住了。

    “她高一?”

    “本来跟我们同级,留了一级。”

    “学声乐?”

    “好像是?我不清楚,反正每年校庆晚会她都会唱歌。”

    “唱什么……算了。”

    周临涯看了他一眼。“我看出来了。”

    “?”

    她把手伸过来在他腿上一拍:“你这是对孟悦有想法了啊。我跟你讲,你现在很危险啊,郑骏宇对孟悦那叫一个痴情,都分手了还要次次都去教训敢追孟悦的男的——”

    付罗迦往旁边坐了坐,她的手自然地被甩开了。

    “哎!!”周临涯眼睛骤然瞪大,“我想起来了,你最近——”

    “——不是正好被许之枔他们打了吗?!!!”

    付罗迦在看到许之枔时突然想起今天已经是星期四了。

    许之枔身上那件校服应该是新买的——付罗迦最近才注意到这些。因为许之枔虽然会用墨水笔在上边画一些东西,但其余地方看着一直很新,跟周围许多人一两周才扔进洗衣机随意搅一次、洗了之后还是跟擦了煤灰一样的校服对比鲜明。

    付罗迦重点看了看他袖口。一个跟以前字体不一样的“bilie eilish”还是在原处。“你听她的歌?”

    许之枔本来在开锁,闻言站了起来,很郑重地点头。

    付罗迦莫名其妙地开始欣慰,甚至想拍他的肩:“我也是啊。”哪怕拼错名字也没关系了。

    付罗迦这次没让许之枔骑进小区,在离小区五百米远的地方他就下了车——在自行车后座坐着很难找到一个可以舒服放腿的姿势,好在坐了三四次后,下了车腿部肌肉就不会再酸疼了。

    他沿着绿化带没走几步就听见车铃声,回头看见许之枔骑着车慢腾腾地跟在他身后。

    “你去哪儿啊?”

    付罗迦扶了扶眼镜。“你家在这边吗?”

    许之枔没回答,扫视了前面的店铺一圈,最后似乎是在一家礼品店上停下了。好在没有停留很长时间,在付罗迦开始紧张之前他就轻描淡写移开了目光。

    “我买个东西。”付罗迦尽力诚恳地解释。

    但许之枔突然面朝某个方向顿住。

    “快上来。”自行车瞬间端端正正地摆在了付罗迦面前。

    “怎么?”

    “我看见孟羽和他妹妹过来了。”

    上车上得急,姿势也别扭,付罗迦不得不双手扶在许之枔腰侧才能稳住重心。许之枔明显提了速,平时看的再清楚不过的树枝树叶一下斑驳成一片深浅不一的绿。他们飞快从一群男男女女的面前掠过。一股浓重的香甜味道撞了上来,付罗迦下意识屏住呼吸。其中一个女生若有所觉,偏过头看向他们,与付罗迦正好对上视线。

    付罗迦判断那该就是孟悦了。

    一中传奇穿着短裙短袖,不是很高,皮肤偏白,似乎是上着一点淡妆。这么一眼的时间他们之间的距离又拉长到了二三十米,脸上什么神情也没法看清了。

    “孟羽会找你麻烦吗?”骑进小区里后付罗迦问。

    “不是啊。”许之枔很意外,“我是觉得孟悦要找你事。”

    “孟悦?是那个白衣服,个子不高的女生吗?”

    “这下终于认识了。”许之枔笑了笑。“她有点麻烦,当时跟郑骏宇在一起的时候就挑了很多事。她喜欢跟郑骏宇乱说些东西——她什么话郑骏宇都信。”

    付罗迦:“……比如?”

    许之枔:“啊,比如她前几天跟郑骏宇说你每天陪她回家。”

    付罗迦:“……她也住这边?”

    许之枔:“看样子是,所以她以前就认识你了。快十二点十分了,你上去吧。”

    付罗迦站在窗台前,原本是想看看小区周围还有什么能住人的楼——他住的地方其实到了县城边上,已经背靠着山了;根本就没有开发商还愿意在这里盖楼,周围的几乎都是只有两层楼高、一楼是商铺的平房——后来就变成了对着窗外发呆,看一个人穿过马路去对面买烟,看洒水车经过,看远处的山,看一朵蓬松的云从窗户角飘到窗户正中,看蓝得奇幻的天空。然后他想起去礼品店的事。

    其实没必要。他心想。

    ……

    他没想到从星期五早上开始就有人开始谈论许之枔的生日。班上甚至有人约着一起上楼去送礼物,还有些人表示不小心忘记了,立刻现场筹备。付罗迦听了一会儿,发现他们的思路跟他以前的思路出奇地一致,都是“去礼品店买个什么,包一下,贴个拉花”。

    周临涯在一旁冷笑,“所以我说,你根本不知道许之枔专程给你道歉是个什么概念。”

    “什么概念?”

    “他,”她把手指一竖,“朋友很多,特别多。几乎全校都认识他。”

    “你是他朋友之一?”

    “不是啦!!”她把脸盖住,“是就好了。他现在应该还不认识我。”

    付罗迦看着她,“我记得你也送了礼物。”

    “表达一下仰慕不行吗?!!对了,你现在跟他算不算熟?”

    “……”

    “我猜你们也熟不起来,就算以前认识也该很尴尬才对。但也没事,你以后应该还会碰上他请客。”

    “……他经常请客?”

    “应该是吧。我上次就是跟别人去二班找人的时候碰上饭点,许之枔就问还留在教室的人想不想去那个新开的鱼庄吃饭,我们就跟着去了。当时有将近二十个人,坐了三桌。”

    “……哦。”

    “别哦哦哦。——你去不去他生日聚会?”

    “你们都去?”

    “看你这说的,我们是谁们啊?”

    “仰慕许之枔的人。”

    “行是行,但是跟人家不熟也不好意思去啊。今年好像跟去年一样,在煌歌。他一般是包大厅,因为去的人很多。”

    “一般都干什么啊?”

    “反正不是学习。所以你别去了。”周临涯一脸揶揄。

    付罗迦没说话,只盯着她。半晌她火了:“我没去过怎么知道!故意的吧你!”

    接下来整整一天付罗迦都在想这个生日聚会的事。付罗迦完全不清楚“于情于理”到底该怎么做——他本人不过生日,没怎么收过礼物,没有参加过除了学校春游之外的大型活动。在他的生活经验里,过生日就是去外婆家吃碗只加水和盐的长寿面。

    思考“情理”的同时他还在想明天一个人在家的可能性。这固然是一切的前提,但他怎么想是完全不起作用的,只看他妈明天会不会一个晃神同意他不跟着一起去看外公。

    不同意的话,他估计自己会失望,但因为习惯了所以失望最多维持几秒;同意的话,他一去想象“有很多人”的场景又有点呼吸急促。他反感过程中的一切不可知:遇到哪些人,说什么话……这感觉就像往黑洞洞的下水道排水口里看一样,会让人产生生理性的不适感。

    问题的答案就像这样在是与否间反复弹跳,他在一旁无能无力。

    他想着想着,无意识间把许之枔的腰搂紧了。车子晃了一下,又平稳地前行。

    “……明天你来不来?我把详细时间地址都在微信上发过来了。”许之枔在经过一棵壮硕的铁树时说。

    “……”付罗迦在缓慢地回神。

    “有个大厅给他们玩,还有一个带小吧台的小包厢,大概就坐两三个人。煌歌那里有很好吃的冰淇淋火锅,我们到时候试试?”

    一听到两三个人付罗迦又嘴比脑快了:“可以。”说完他就后悔自己的轻率了。

    “你来不了也没事啊。没关系,以后也有机会。”

    付罗迦看了他一眼。“……嗯,知道了。”

    许之枔:“要不然我直接来接你?”

    说实话付罗迦有点心动,但还是拒绝了:“不用了。”

    付罗迦的微信上同龄人没有几个,几乎全是长辈。许之枔算是他在一中加的第一个人了——之前他没加过新班级的微信群,也没人告诉他这个班有那种东西,新班级里的同学更是一个都没有加。

    他的手指在寥寥几个联系人头像上划过,一番犹豫后点进了许之枔的朋友圈。

    许之枔发的朋友圈有些是照片,还有些是视频,基本都不配文字。他发得很频繁,照片上从不重样的陌生面孔让付罗迦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全校都认识”。

    往下翻了一会儿他确信:许之枔不发自己的照片。无论是单人照还是大合影,里面都没有许之枔自己。好像从始至终,许之枔都是那个拍照的人。

    他在退出微信前随手在其中的某张照片下点了颗心心。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