咩酱 - 碰撞(h) 佛莲池(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佛莲池(H) 作者:咩酱

    



    碰撞(h)



    澄观还是那样,静静的看着她。红莲垂下眼,她讨厌那双眼睛和那样的眼神。

    丝线在她的操控下,让澄观来到了她的身边。那双手被丝线缠得渗出了一道道血丝。是他挣扎之后留下的痕迹。

    那双布满了血痕的的双手,轻轻触碰到了红莲的衣领。然后澄观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手,把红莲身上的衣服,一层一层地剥了下来。当那副凹凸有致的柔美胴体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澄观终于投降似的,闭上了双眼。

    红莲却不给他这个机会,又多出几根银丝,像长了小手似的,紧紧勾住了他的眼皮上的褶子,撑着不让他阖上双眼。

    红莲讽刺道:澄观师父不是总说色即是空吗,那你闭上双眼,又是为何。

    说完那些丝线又带着澄观那双已经不复光洁的手,紧紧握在她胸口的柔软上面。

    那手里的触感,柔软又细腻。澄观看着他的手,重重地在上面揉捏。留下一片青紫。触目惊心。

    红莲施主...澄观感受到她对她自己的毫不怜惜。想要制止她疯狂的行为。

    闭嘴!一开口就换来红莲强烈的抵触。

    这里没有你讨价还价的资格。

    于是他看到自己的手下得越发重了。两只指头捏住了那粉红的小粒,快速地揉捏起来。他感受到了它,在自己的手下慢慢地挺立,彻底地绽放开来。

    他的另一只手,搂上了那细软的腰身,他看着自己,把红莲推在了地上。然后澄观半跪在她身前,手指划过她的小腹,来到了那一块细细的黑丛,探进了那诱人的密地。

    澄观直视着前方。但他感觉自己的中指猛地陷入一处温热濡湿,紧密柔软的嫩肉里。

    红莲其实不算湿。毕竟眼下两人间的气氛,算不得旖旎。而是一个跟另一个较着劲。

    进去的那一下,因为毫无湿润地猛然深入,红莲的脸色苍白了一瞬。可是她没打算就这样放过澄观,更没打算放过自己。

    好像身体多疼一点,心里的疼,就好了。

    澄观的食指,无名指,小指,被看不见的丝线带着,一根一根,全都塞了进去。撑大了那处小口,紧紧地被包裹了起来。他看到疼出冷汗的红莲,半撑起身子,咬着没了血色的唇,倔强地看着他的动作。他心里升起了一种陌生的疼惜之情。

    一边,四根手指用力又快速地,捅着那最柔软的地方。

    另一边,红莲一只玉足从澄观的胸膛,划过他的喉结,他的薄唇,他的敏感的耳垂,耳背...把他的头勾了下来。让他的目光落在那被他的动作,带得翻起来的媚肉上。

    澄观,你得好好看着啊,自己犯下的罪孽。

    另一只手仍没停下来地,粗暴地捏着红莲的双乳,那双本该洁白的乳,此时已经红红紫紫一大片了,几乎没个完好的地了。

    他觉得自己的手指一阵濡湿,抽出来的片刻,他没有看到水泽,而是鲜血,她的。

    够了。

    他听到一个陌生的,暗哑的,来自于他的声音:红莲,停下来。

    不是想看他沦落地狱吗。

    那就如她所愿吧。

    他只是再不忍心,看到她这样痛苦了。

    放开丝线,我给你。

    红莲听了他的话,忍不住身姿乱颤地笑出了声。仿佛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事,双手抱住自己笑出了泪花。

    澄观,你推我入地狱,又怎敢独善其身呢。

    丝线一收,澄观紧绷的身子摇晃了一下,像是脆弱得快被扑灭的烛火。

    红莲死死的盯住他,像是他下个动作出了什么异端,就马上用丝线绑回去。

    澄观看着满身伤痕的她,先是小心翼翼地收回了手指。带出丝丝血丝。然后又虔诚地擦干她身上,她和他的血迹。把自己的僧袍脱了下来,垫在她被坚硬的地面擦出无数道口子的背下。

    又细心地在两人的身边布了一个防护阵。

    然后他转过身来,把她轻轻地拥在怀里,温暖的掌心蒙住那双仇恨和爱都那样灼热的眼,将薄唇印在她苍白的唇上。

    舌头温柔的伸了进入,耐心地撬开了她的舌关,细腻缱绻地勾舐红莲口里的每一个角落。

    温柔虔诚得,让红莲觉得心都碎了。

    他濡湿的吻,慢慢得顺着光滑的下巴,来到那敏感的颈子,仔细地一一吻遍,学着记忆中她对他做的那样,含住了她的耳垂,一次又一次,轻柔吮吸着。

    澄观另一只手,轻轻得拍打在她背上,像是在安抚一只受伤的小雀儿。一下一下...红莲在他的温柔抚摸下,软了身子。

    他的吻渐渐地往下挪了去。绕开那些青紫之处,吻上了那颗挺翘的茱萸。他灵巧的舌头,快速地上下摆弄着它。感受到红莲难耐的扭动,他的舌便像是在逗她似的。若即若离。把她勾得开始心痒难耐。溢出了小猫一般的哼哼声。

    再然后那双唇吻过小腹,吻过她的密丛,来到了那微绽的花蕊,从顶端的凸起,一直细细吻上了她的穴口。

    有点紧张,小穴收缩了一下。他尝到了一点血腥味。于是俞发温柔得轻轻舔过刚才收了委屈的小口。见它还没有放松,于是从腿根的软肉,他的舌一点一点画着圈儿,时不时拨弄一下花蕊,却不驻足,又离开去了。小穴终于禁不住诱惑,打开了小口,但那条舌头却一直不肯给它完整的爱抚。直到上面的人加重了喘息,发出一声声勾人的喘息。它才又覆了过了,将舌尖对着小口,一点点地挤了进去。

    终于挤进了销魂窝,那条舌头就开始搅动了起来。澄观辨认着红莲的声音,终于找到了那个让她受不了的开关,于是专心地冲着那个点,一下一下的舔弄起来。

    红莲终于受不了,扭着腰躲开,被澄观的手拦了下来,于是在一次又一次无法躲开的刺激下,红莲被澄观送上了高潮。

    澄观立起了身。将手撑在红莲的身侧,看着她迷离的双眼,手指将潮红的两颊上一缕打湿的发丝给她绕到了耳背。

    红莲透过一层水光看着澄观。还是她熟悉的脸,却像是换了一个人。

    他那样温柔细腻的对待,让她心里的恨意,像是一拳打到了棉花上,无处安置。

    澄观的眸还是清澈的。只不过清澈之中,染上了一丝丝情欲。像是不开窍的和尚,终于沾上了凡尘的色彩。

    她听见澄观轻柔地问道:我可以进来了吗,红莲?

    --



    碰撞(h)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