咩酱 - 真相? 佛莲池(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佛莲池(H) 作者:咩酱

    



    真相?



    北荒漠果然离合欢宗不算很远。他们午时出发,坐着梦姑的飞舟,两个时辰左右便到了北荒漠的边缘。

    舟上坐了四个人。红莲,澄观,梦姑,还有她的徒弟周欢。这两个时辰里,红莲难得安安静静地没来打扰澄观。

    其实那半日里,需要准备的就只有梦姑,红莲闲着没事,跑去找合欢宗的弟子要了一本修炼的功法。她心痒很久了!

    其实换作是其他门派,有人跑上来要功法是要被打的。不过,合欢宗嘛。那名被红莲喊住的男子向红莲抛了个媚眼,半点不藏私地扔了个玉简过来。

    其实红莲一路上都在脑海中翻阅玉简里的功法。边看,边啧啧有声地为人类的创造力发出赞叹。

    那日没看清楚的姿势,原来是这样的。她看到书里浮现出一对交缠的男女,女子跪在地上,而男子从后面缠上来,上上下下起伏着。咦,还会动的,红莲看得更起劲了。

    还有女子和男子倒过身来,互相舔舐着对方的下身。红莲看得小腹一热,光想想如果澄观对她做这事,她就有点想要了。

    下一张是男子和女子都侧卧躺下。女子弯曲身体背对身后的人,双腿夹住男子一条长腿。男子将另外一支腿屈膝提起,跨过女子的大腿进进出出着。这个姿势,感觉不错嘛,红莲评价道,这本书比当年看过的那本粗糙的人间春宫图,可详细多了。

    ......

    等遨游在书海的红莲回过神来的时候,他们到了北荒漠的边缘,天色已经很暗了。梦姑便提议到,夜里视线不清,怕面对危险不能及时察觉,不如休息一日,等天亮了再行动。其余几人自是没有异议。

    他们便选了一处岩石背后,安顿下来。

    看到梦中见过的一样的岩石,澄观觉得,这事越来越不对劲了。

    梦姑拿出一个芥子洞府,挽着周欢的手就走了进入。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是要干什么了,合欢宗的作风,还真是走哪儿都这么大胆啊。走之前,梦姑向红莲眨眨眼,递了一个散发着梦幻光泽的碎片过来,并凑在她耳边魅惑地说 :

    我和姑娘有一点缘分,便送了一份小礼物给你,梦姑先去快活了,姑娘记得自己偷偷看哦。

    红莲露出一个我懂的表情,不就是宗主才有得春宫图嘛!于是背对着澄观,把神识注入了进入。澄观也无心窥探,在点燃的篝火旁静静地打坐了起来。梦姑说完边和周欢走近了芥子洞府。一眨眼,洞府连着人都不见了。只剩下红莲和澄观。

    红莲被卷入了一个梦境里。那里面不是她以为的春宫图...而是...澄观的过去。

    她看到一个完全陌生的...澄观。

    香烟袅袅的法禅寺内,有人朝他走过去,尊敬地喊他:佛子。而他亦附身回礼。那是高高在上的,俯瞰众生的神情。

    她看到澄观一直走到了法禅寺的最里面,一位胡子花白的长者面前。

    师父。澄观喊。

    那长者亦回他:为师交代你去渡化那魔女的事,有着落了吗?

    澄观答:是,弟子遇到了她。

    如此,那你便去吧。无论如何,也得阻止祸星降临,为害人世。

    于是红莲看到澄观走向了梦中的那个她。所以,她就是那祸星吗?

    之后,那短短三个月的事,又走马观花的从她眼前放过。但熟悉的事,却是陌生的感觉。

    她看到澄观忙碌的搬花的背影。看到他摆好了自己做的桌椅,看到他挂起了莲居。看到他附身拥抱自己的背影。

    所以...这些都是为了感化她?

    再一次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看这段记忆,她看到了许多自己没注意到的细节。

    连那段被遗忘的性爱,也被呈现在她面前。

    她看到自己对澄观说:我喜欢你。

    看到那疯狂的一夜,交缠的身体。

    更看到了澄观第二日不自然的表情。

    其实他记得的吧。

    其实他呆在他身边,不是为了什么担心自己怀孕,而是为了替苍生除害吧。

    其实她的感动和动心,都是她的自以为是罢了。

    呵,自嘲地笑笑。她就知道,这世上怎会让她遇到一个不求目的对她好的好人。红莲压下翻滚起来的魔气,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

    不对,这是梦姑给她的碎片。她得去问问澄观。

    澄观看到红莲像她走过来,那神情冷冰冰的,像极了那日他看到的,手刃那四个人头的红莲。那个一身魔气和嗜血的红莲。

    她握着剑站到了澄观面前。

    你为了渡化我而来?

    她知道了...

    澄观还是敛下眉眼回答了她:是。

    你对我的好都是为了感化我?

    是。

    那天晚上的事情你都记得吧?

    ...是。

    呵。他听到了一声自嘲。一把剑,擦着他的心穿过。

    他睁开眼,看到了近在咫尺的,红莲的眼。一双有着深沉的爱,刺骨的恨,疯狂的杀意的眼。

    他担心的...伤害她的结果。终于,还是来了。

    他觉得她是真的想杀了自己的。可是刺进胸膛的那一刻,还是偏离了。

    红莲又把剑抽了回去,离开他一尺。带出了一片血花。染在僧袍上,像是点缀了一片红梅。

    但是,伤口,没有心痛。他早就知道,眼前的这个人,是多么渴望世间的温暖,而自己给过,却是带着那样自私的目的。

    红莲手一挥,他的伤口没好,只是血不再流出去了。他听到红莲残忍地道:就这么让你死去,太仁慈了。

    他的身上被无数看不见的丝线绑着。在她的指挥下,站起了身,不受自己控制地,朝她走过去。

    那人露出一个刺眼的冷笑:澄观师父不是佛子吗。那今天,就让你亲自看看,你这个佛子,怎么沦落地狱的。

    ————

    捉不动了捉不动了。。。今天写了一万多字,现在有点老眼昏花。直接放上来吧,欢迎大家留言一起捉虫~

    --



    真相?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