咩酱 - ㄚひЩαΝɡSんè。MΕ 澄观的过去 二 佛莲池(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佛莲池(H) 作者:咩酱

    



    ㄚひЩαΝɡSんè。MΕ 澄观的过去 二



    第二天清早,发现他没像往常一日早起苦修的是照顾他的小厮。敲了敲房门,也没人应。于是小厮情急之下,叫人来撞开了澄观的房门。

    这么大的动静自然惊动了府上的老爷和夫人。一大群人涌进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脸色泛着不自然的潮红,一身光溜溜,四肢被捆绑着,胯下还残留着干涸的精液和鲜红的——发着高烧的澄观。

    但只休注意到了那淫靡的痕迹,陈老爷勃然大怒。

    谁人不知法禅寺的圣僧修的是童子身。如今澄观童子身被毁,进入法禅寺的希望就寥寥无几。陈老爷不管澄观是怎样被毁去童子身,他只知道,这件事如果被外界知道,自己全家都得完蛋。

    他苦心经营的地位,被这孽子搅得都成了空中的泡沫。一腔愤怒全都转移到了澄观身上。也不管他现在虚弱的身体,让下人把他关到佛堂去跪着。便拂袖而去。

    往日奉承讨好的人,此时竟然无人站出来为澄观求一个情。

    其实大家心里积累了多年的诸多不满和嫉妒,明明是个一出身就克死了亲娘的庶子,只因仙长一句话,便麻雀飞上枝头变凤凰。虽然澄观修的是方外苦禅道,但这个家里谁敢怠慢他,连老爷见了他都得客客气气的。如今却出了这遭事,却要连累大家跟着他一起提心吊胆。不落井下石就算好的了。

    澄观昏昏沉沉地从佛堂醒过来以后,觉得世界都颠倒了过来。

    原以为疼爱自己的父母,如今用一双冷漠仇视的眼神看着他。平日里客气有加的下人,也踩高捧低地给他下绊子。

    其实澄观原本除了特殊的地位,在这个家就没什么存在感。他每日的日常不过就是扎扎步,到后面的山头去强身健体,念念佛经

    这个家和他交集最深的,也不过就是一个被派来照顾他却派不上用场,只能看着他日复一日苦修的小厮。也是他,带了药悄悄进了佛堂,让高烧不退的澄观捡回一条命。YひЩаΝɡSんё。ΜE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澄观怕是进不了法禅寺的消息,还是不胫而走。陈家迅速的落没了下去。

    多方排挤下,陈老爷只好拖家带口离开了皇城。

    澄观被人打,被人骂的频率越来越高了。但他那双不然尘瑕的眸子里,并没有因为徒然发生的落差而变化。他静静的,怀着一颗天生佛心,俯瞰这个人世的喜悲。

    那个小厮后来为了护住澄观,被活活打死。澄观寡不敌众,没能救下他。

    那双干净的手,一寸一寸地挖开泥地。有血渗出来,澄观毫无察觉。

    他把小厮葬在了他亲手挖出来的坟头。上了香,深深拜了一拜。回到了如今空无一人,残破荒败的陈府。不吃不喝,静坐在门口,等了足足十一日。

    慧觉大师过来的时候,他看到了瘦到两颊凹陷的澄观,头发衣服都已经染上了油污,还粘着一些干掉的蛋液。他却恍若未闻未见,他小小的身板挺得笔直,看到他过来,一双除了干净,还多了一份透彻的眼神朝他看了过来。

    澄观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朝慧觉大师作了一个揖。没有悲,也没有喜。

    请大师引我入门。

    慧觉叹了一口气。他是法禅寺如今修为最高的佛修,在东西南北四大陆域里,也是排得上号的人。只需一眼,他就知道他被毁掉的童子身,还有那颗佛光更甚从前的,千万年未能出现一次的珍贵佛心。佛仗一挥,除去了澄观满身的油污,让他的双颊也恢复了饱满。

    阿弥陀佛,贫僧法号慧觉。既然小施主如今已抛尘缘,愿入我佛门下,贫僧自是来应十八年前之约,引小施主入门。你我既有这段因果,便拜我为师吧。

    澄观照着书上说的,向慧觉拜了三拜,便算是认了师,拜了礼了。

    阿弥陀佛,燃灯佛门下第一百三十四辈弟子,赐法号,澄观。

    于是,澄观有了他现在的法号。慧觉大师带着他回到了法禅寺。于是法禅寺众多入门已经百来年的和尚,多了一个年纪小小辈分颇高的师叔。也多了一个天生佛心的佛子。

    澄观离开的时候已经对尘世毫无牵挂了。他不恨势力狠心的陈老爷,也不恨欺负他的家仆。更不怨那个带给他这场恶运的小姑娘。

    天生佛心的澄观,没有羁绊的澄观,短短三百年之内,就已经是元婴后期的修为。

    但慧觉大师在快要坐化之前,为他卜了一卦。大凶,死劫。

    这消息一出,惊动了寺里一群活了上千年的和尚。他们千万年才迎来一个天生佛心的佛子,可不能就这么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身陨了。

    几个寿元无多的大师,穷尽他们毕生所学,并搭进了大半身修为。才算出来他的死劫星位,和他的星位交错时间。算完之后,大师们因强行窥探天道,修为大跌,纷纷闭关去了。

    澄观知道,师父们为了保住他,付出了多少心血和代价。

    应劫那天,他就只呆在僧舍里,谁人也不见。红莲破窗而来的那一刻,他就知道,他的死劫,是她。

    一步错,步步错。

    从她神思不清,又力气极大地把他压在身下开始。他其实可以强硬地把她推开,但是他觉得,她的走火入魔再不压制,她的性命难保。

    其实他早就没了童子身,让她的走火入魔压下去的,是他渡去了大半的修为。从元婴后期,一直跌到了金丹。

    他不想辜负师父们的期望和爱护,却也不愿让无辜的红莲因他而失去性命。

    于是他向师父请辞,并说了自己的想法。不是说红莲是自己的死劫吗,那他让她放下屠刀,是不是就能化解了自己的死结。

    慧觉大师已经很苍老的眼里,又更沧桑了一些。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

    你去吧。

    澄观跟着红莲到了她的洞府。这里光秃秃的,他想,如果多放一些生灵进来,她会不会对世间的生命抱有一丝怜悯。于是,他移植了很多花草,种在了她的洞府。

    听到她说完自己的过去的时候,他给了她一个拥抱,希望她能感受到这个世界还有许多美好。

    他给洞里置了家具、挂了匾额,只是希望她能在这个世间有个像家的归所。

    他以为,红莲对他的勾引调戏,也只是一次次一时兴起。

    可是,昨天红莲却对他表白了心迹。

    他本不想再继续下去,怕这傻姑娘陷得太深,伤了心。那便成了他的罪过。

    但师父此时的音信,却又让他想起另一份不忍辜负的期望。

    澄观遇到了前所未有的为难。

    他想,再在她身边呆到红线牵解开吧。若那时候,自己的死劫还没解开,他便回法禅寺,等着红莲来取他的命。

    --



    ㄚひЩαΝɡSんè。MΕ 澄观的过去 二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