咩酱 - 红莲的心动 佛莲池(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佛莲池(H) 作者:咩酱

    



    红莲的心动



    红莲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衣衫完整的躺在石床上,澄观也早就穿好了衣服,收拾了昨夜的一片狼藉,用茶壶熬了一点野麦粥。见红莲醒了,给她递了过去。

    红莲细细地打量他,但是澄观依然是那个无欲无求的和尚,仿佛昨夜和她云雨之人不是他。红莲咂咂嘴,像是在可惜自己把他拉入凡尘的计划没什么实质性的发展,又像是在回味昨天一夜的翻云覆雨。

    见红莲只看着他却没动,澄观道:虽然修真之人无需进食,但红莲施主有可能怀了身孕,还是吃一点的好。红莲已经懒得在这个问题上和他辩解了,于是端过麦子粥喝了起来。

    和尚手艺还不赖,以后不去当和尚去做厨子应该也是能养活自己的。红莲在心里为澄观谋起失业之后的生路来了。

    意犹未尽地吃完了最后一口粥,红莲对澄观说道:走吧和尚。

    去哪儿?

    去找人解开这红线牵啊。姐姐我还有大事,耽误不得。说完也不管和尚,红莲起身驶着法器就向那日遇到澄观的集市飞去,反正还有红线牵牵着和尚呢,管他愿不愿意跟自己走。

    等挨个儿问了能问到的所有人之后,红莲和澄观竟然有些傻眼,竟然没有人识得这红线牵是出自哪里,怎么解开。

    看来这件事还有点麻烦,唉。红莲决定回洞之后要把怨气从和尚身上报复回去。

    他们正沿着原路返回的时候,竟然有人从集市开始就跟在她们身后了。先察觉的是澄观,他对红莲说:红莲施主,后面有人在跟着我们。不如我们换条路走吧。

    红莲冷笑一声:从集市就跟在我们后头,能安什么好心,无非就是以为我们买了什么东西想杀人越货乘机捞一笔呗。这种人送上门,来一个我红莲杀一个。

    澄观蹙眉:红莲施主,杀心太重不是好事,既然他们还没动手,我们避开就是。

    红莲却全无往日里那样,至少能让人觉得可以接近,一脸冷酷和拒人千里地地说:和尚,你难不成还想渡化我吗?我红莲是从死人堆里面爬出来的命。你我道不同,不相为谋。说完便转身朝跟踪的人的方向飞去。

    澄观没料到红莲这样的反应,一时不知道说什么。他被红线牵带着朝红莲的方向去的时候,红莲已经手起刀落的砍下了四个人头。血溅得到处都是,溅到她脸上,开出一朵朵红色的血花,她一袭红衣站在那里,像是地狱里嗜血的修罗。

    回去的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一路沉默且压抑地回到了洞里,也是一言不发的两人各做自己的事情。

    澄观总听红莲说自己是女魔头。但他觉得在他面前的红莲只是一个任性,脾气暴躁,还没长大的小姑娘。直到今天亲眼所见,才发现她和他直接横亘的是一道无法跨越的鸿沟,是两种背道而驰的人生选择。

    他来这里,确实是试图渡化她的。为了这个死劫,师父们作了各种各样的准备。但没想到是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他面前,而他又得去渡化一个这样固执的她。澄观有些发愁。

    而红莲现在却是在烦躁。她杀人从来没眨过眼,从她有记忆开始,就是在这样残酷的环境下长大的,对她来说杀人就是和喝水吃饭一样正常不过的事情。但是当澄观站在她对立面去职责她的时候,她没由来得感到一股心烦意乱。她觉得,自己就应该没有朋友,不要和人接触。这几天的相处,澄观所做的一切她是看在眼里了的,其实她的心早已悄悄给澄观敞开了一道缝隙,让他的指责有机会刺进来,让她难过。

    打破冷战的是澄观:红莲施主...

    红莲没理他,她现在沉浸在一种把自己包裹起来的避世情绪里。

    澄观没有放弃,他采取了迂回政策,很温柔地问红莲:红莲施主,你的名字是怎么来的。

    红莲有点诧异他这个转化话题的方向。但是既然他都这样放下身段了,红莲决定给他一个面子。而且她也从来没有人,可以诉说她的过去。她有了一点点倾诉的欲望。而且重点是,回答他也不代表自己就要原谅他了。

    捡我的老魔头起的。

    有什么寓意吗?

    因为他最讨厌红莲。沉默了片刻,红莲又补充了一句:我也很讨厌红莲。

    澄观似乎有点意外这样的回答,觉得自己怕是勾起了红莲的伤心事。于是声音不由得都放轻了一点:可以给贫僧说一说吗?

    红莲被这温柔的声音引着陷入了自己的回忆。

    她是一个被遗弃的孤儿。老魔头捡了她,不是什么大发善心。只是为了把她养大一点,拿来做活人傀儡。他们生活的地方简直就是人间地狱,这里寸草不生,饿了的人,可以啃食路边人肉尸骨,这里没有任何光明和美好。但对于魔修来说,却是天堂。

    无数盘桓的怨气魔气,让这里成为了魔修的聚集地。老魔头在这里让她入了魔,据说修炼过的身体做出的傀儡更结实。她也毫无选择可言。

    小小的红莲在这里学会了杀人,学会了弱肉强食,学会了怎么在残忍的人间地狱活下来。

    她记忆里最鲜红的色彩,除了血,就是与这丑陋之地格格不入的一池莲。池是人血流成的池,莲是比血还要鲜艳刺目的红莲。

    人们常说,莲出淤泥而不染。但红莲觉得那是扯淡,莲是一种自私讨厌的植物。明明是淤泥养育了它,但被人不屑的是淤泥,被人歌颂的却是不染泥污假清高的它。生在这样的血池里,更是讽刺,这里的血越多,它却生得越艳,让她只觉得这样的美好下都是堆成山的未寒尸骨。

    红莲红莲,她讨厌这个名字,讨厌这样开在人间至丑下的至美。

    她不知道老魔头为什么这样讨厌红莲,但是她能感受到老魔头对她的深深厌恶。好像是把他所有遭受到的这世间的不公,全部加倍宣泄在她身上一样。等红莲长大了,那种憎恶俞发强烈,红莲知道,终有一天,不是他死,就是她死。

    再然后,那里出了一件被魔头们津津乐道好一段时间的趣事。老魔头捡的女娃娃杀掉老魔头跑了,于是这世间多了一个新魔头,红莲。

    她没有丢弃这个名字。因为红莲也深深的讨厌这样,长在尸骨上的,一个想要活着的自己。

    澄观听完红莲有些平淡的叙述,觉得心里泛起了一股涩意。他突然想给这个坚强的女子带去一些温暖,于是他俯身过去,给了红莲一个干净的拥抱。不带着情欲,不带着目的。一个干净有力的拥抱。

    红莲静静地把头埋在这个拥抱里,她没有哭,这些事已经过去太久了。时间是治愈一切最好的良药。但是若让她形容此刻的感受,红莲觉得,她是在这一刻爱上了澄观。这个世界回馈给她的温暖太少太少,而其中大部分,都是来自于他。

    --



    红莲的心动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